祭恋生活随笔

云之志,不拘于红尘,叶舞漫天之时,化露而逐晨曦也。然晗光微现,悄然化之。

岩松森翠皆穿眼,涧水清泠亦到心。自笑不能修白业,祇凭流水念观音。——宋代·释守卓《偶言》

岁月易老,然回天无力。吾忆往昔,点墨藏于笔。纵有不舍之心,然独念无意,故以文悼之。

偶言

宋代:释守卓

释守卓(一○六五~一一二四),俗姓庄,泉南人。弱冠游京师,肄业天清寺,试大经得度。游学至三衢,见南禅清雅禅师。舍去,抵姑苏定慧寺,从遵式禅师,通《华严》。时灵源清禅师住龙舒太平寺,道鸣四方,遂前往依从。清禅师迁住黄龙寺,守卓随侍十载。既而又至太平寺,佛鉴勤禅师请居第一座。后主舒州甘露寺,又迁庐州能仁资福寺,终住东京天宁万寿寺。称长灵守卓禅师,为南岳下十四世,黄龙清禅师法嗣。徽宗宣和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卒,年五十九。有《长灵守卓禅师语录》。

释守卓

翠驿红亭近玉京,梦魂犹是在青城。比来出看江山景,却被江山看出行。——宋代·徐氏《题天回驿》

题天回驿

云浮翠辇届阳平,真似骖鸾到上清。风起半厓闻虎啸,雨来当面见龙行。晚寻水涧听松韵,夜上星坛看月明。长恐前身居此境,玉皇教向锦城生。——宋代·徐氏《题彭州阳平化》

题彭州阳平化

周游灵境散幽情,千里江山暂得行。所恨风光看未足,却驱金翠入龟城。——宋代·徐氏《题天回驿》

题天回驿

宋代:徐氏

周游灵境散幽情,千里江山暂得行。所恨风光看未足,却驱金翠入龟城。3

见之初时,吾未有其心。同供职于工,何以助之,渐显之,无可谢,慕慕之情有此生也。明暗未可欺,吾常以错戏之,尔何以不解,故离之。期间偶有言,未顾也。至密友生辰时,合吾之心,终以为贺也。

至七日之时,分之两地,初时伤感满怀,无所适从,感念其心,惶惶不可终日。然又恐家中觉察其异,戏之以为常。异地渐生异心,话语偏颇之处,未能解,至后时,犹毁。时日过,七夕佳节及尔生辰将至,吾皆以礼献,本幸之。然尔赴之时,吾恐家母,不感念尔心,无可以话,终以默。

返校七日,未料变节,言绝。终,殇。

环顾苍穹,偶有游逸,暮暮而失神。九九归一,许是天意也。回望之时,心仍有所惜也。事过境迁,今以文祭之。岁月崩猝,见之无言以表。祈化雾,化雨,化天下之水也,承吾上善之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