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第二十四章 心仍是孤独的

  于是爱德华·图雷恩被修理好了,被复原了,清理干净、擦亮了,穿上一身优雅的衣服,放在一个高高的架子上展出了。从这个架子上,爰德华可以看到整个商店:卢修斯·克拉克的工作台,通向外界的窗子和顾客们通常出入的门。从这个架子上,爱德华有一天看见布赖斯打开门站在门槛里,他左手拿着的银色的口琴在从窗子泻进来的阳光里熠熠闪光。

第二十四章

  “小先生,”卢修斯说,“我恐怕我们是有过协议的。”

所以爱德华被修复好了,重新组装在一起,洗净擦亮,穿上了高雅的套装,被安置在一个高高的搁板上展示。从搁板上,爱德华能看到整个店铺:卢修斯·克拉克的工作台,展现了外面世界的窗户,还有顾客用来进出的门。有一天,从搁板上,爱德华看见布赖斯打开门,站在门口,他左手握着的银口琴,在从窗户倾泻进来的阳光里闪闪发光。

  “我不能见他吗?”布赖斯问道。他用手擦着他的鼻子,这一姿势使爱德华有一种可怕的爱与失落的感觉。“我只想见一见他。”

“小先生,”卢修斯说,“恐怕我们定得有协议吧。”

  卢修斯·克拉克叹了口气。“你可以见,”他说,“你见过之后,就必须离开而且不再来。我不能让你每天在我的商店里呆呆地看你失去的东西。”

“我不能看看他吗?”布赖斯问。他的手划过鼻子,这个手势勾起了爱德华满满的爱与失去的感觉。“我只是想看看他。”

  “是,先生。”布赖斯说。

卢修斯·克拉克叹了口气。“你看吧,”他说,“你看完,必须走,别再回来。我不可能每天早上在我的店里给你看你已经失去的东西。”

  卢修斯又叹了一口气。他从他的工作台旁站起身来走向爱德华所在的架子,把他拿起来,他拿着他好让布赖斯看见。

“好的,先生。”布赖斯说。

  “嗨,詹理斯,”布赖斯说,“你看上去很好。上次我见到你的时候,你看上去很可怕,你的头被打碎了,而且……”

卢修斯·克拉克又叹了口气。他从工作台起身,走到爱德华的搁板,拿起他高高地举着,好让布赖斯可以看见他。

  “他又被复原了,”卢修斯说,“正如我答应你的,他会好的。”

“嘿,江枸,”布赖斯说,“你看起来挺不错。我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看起来很糟糕,你的头裂开了……”

  布赖斯点了点头。他用手擦着他的鼻子。

“他现在被修复好了,”卢修斯说,“正如我承诺你他会的样子。”

  “我可以抱抱他吗?”他问道。

布赖斯点点头。他的手划过鼻子。

  “不行。”卢修斯说。

“我可以抱抱他吗?”他问。

  布赖斯又点了点头。

“不行,”卢修斯说。

  “和他说再见吧,”卢修斯·克拉克说,“他已被修理好了。他已经得救了。现在你必须和他说再见了。”

布赖斯又点点头。

  “再见。”布赖斯说。

“和他说再见吧,”卢修斯·克拉克说,“他被修好了,他得救了。现在你必须跟他说再见了。”

葡萄京娱乐场,  别走,爱德华想。如果你走了我会无法忍受的。

“再见。”布赖斯说。

  “现在你必须离开了。”卢修斯·克拉克说。

不要走,爱德华想。如果你走了,我将无法承受。

  “是,先生。”布赖斯说。可是他站在那里望着爱德华没有动窝。

“现在你必须离开。”卢修斯·克拉克说。

  “走吧,”卢修斯·克拉克说,“走吧。”

“好的,先生,”布赖斯说。但是他仍然站着没有挪步,看着爱德华。

  请别走,爱德华想。

求你了,爱德华想,不要走。

  布赖斯转过身去。他走出了玩具修理店的大门。那大门关上了。那座钟在丁当报时。

布赖斯转过身,从玩具修理人店的门走出去。门关上了,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爱德华又孤零零的了。

爱德华孤身一人。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