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遗忘的手绢

图片 1

图片 2

《北风遗忘的手绢》

《狐狸的窗户》

安房直子 著

安房直子是日本著名的女性童话作家,1943年1月5日出生于东京都新宿区,18岁进入日本女子大学国文系。从读大学起师于诗人、评论家、翻译家山室静,在杂志《目白儿童文学》创刊号(1962)上发表《月夜的风琴》,开始走上童话创作之路。1968年与峰岸明结婚。1969年安房直子凭借力作《花椒娃娃》在日本儿童文学界一举成名,此后便埋头深扎于儿童文学领域之中。1993年2月25日因患肺炎去世,享年50岁。小西正保对其一生的评价是"在战后日本儿童文学界,安房直子这位作家的出现,就如同那短暂又迟来的彗星的滑落,在放尽明亮鲜艳的光芒后悄悄地消失在宇宙的黑暗里"。

彭懿、周龙梅 译

图片 3

上海译文出版社

安房直子

2016年4月出版

1970年发表在《海盗》上的《花椒孩子》获第三届日本儿童文学者协会新秀奖,是她作为童话作家的成名作。1972年,《北风遗忘的手绢》成为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的推荐图书。1973年,《风和树的歌》获第二十二届“小学馆文学奖。1982年,童话集《遥远的野蔷薇村》获野间儿童文学奖。1985年,《山的童话•风溜旱冰》获新美南吉儿童文学奖。其代表作还有《手绢上的花田》《遥远的野蔷薇村》《谁也看不见的阳台》等。《春风的太鼓》获厚生省中央儿童福祉审议会特别推荐;《遥远原野的村子》获第二十届“野间儿童文艺奖”;《直到花豆煮熟──小夜物语》获第二届广介童话奖。

《北风遗忘的手绢》是安房直子短篇童话集,收录《北风遗忘的手绢》《黄昏海的故事》《谁也看不见的阳台》《小小的金针》《来自大海的电话》《有天窗的小屋》《白釉沙锅的故事》等7则童话,每则童话都充满想象、清新自然。该书由儿童文学作家、理论家彭懿、翻译家周龙梅担纲翻译,译文唯美流畅。青年插画家岑骏的插画充满浓郁的日本格调,别有风韵。

安房直子是一个远离尘嚣的女人,她一生淡泊,深居简出,甚至拒绝出门旅行,用现在人的话来说,她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宅女,不擅长交际,她的创作都是在山间小屋里完成的。安房直子的作品构思新颖、想象奇特、语言简洁易懂,风格清新自然,是唯一能将生死别离、东瀛志怪与质朴的大和风俗处理得恰到好处又如梦如幻的作家。她那一篇篇精致的童话小说,犹如一首首空灵隽永的短歌,在幻想与现实的境界之间微妙地变化着的彩虹一般的颜色。她的童话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没有居高临上的道德教育,浸润着哀伤美与大自然的温暖。

图片 4

兔子剧团之夜

直子的作品在日本广受男女老少的欢迎。经过译者翻译介绍到中国后,在中国也有很多忠实的读者。翻译家、作家彭懿评论安房直子的作品“细致得如同刺绣一般,就连针痕的形状都与这个人是那般地吻合。这形容的确是恰如其分,这也与我读安房直子时的感受不谋而合——我都禁不住要怀疑了,如果安房直子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翩翩精灵,又怎么耐得住寂寞写出这样纤细的作品来呢?她的作品不仅短,而且还总是弥漫出一种静静的感觉。  像和风、像禅雨……这或许是她的性格使然吧?”

图片 5

—阿评论说:“安房直子的童话带有典型的东方色彩,更准确地说,是浓郁的日本乡土气息。在童话中出现的各种动物精灵,带有古老传说中动物精灵的平静和灵性,它们是大自然的化身,只有善良、心境清明的人,才能见到它们,与它们交往,从它们那里得益。这是一种充满美感的象征。安房直子的笔端,静静流淌着日本民族古典文化的精灵——人与自然的和谐,它渗入到童话的每一个字里行间。每个民族都有自己文化的精灵,只是身在其中的我们,有时会在不知不觉间忘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