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佛教的原始经典

提要

佛教原始经典是指「原始佛教」时期所集成的经典,换句话说,就是佛灭后到部派对立前那一段时期所集成的圣典--主要是「经」和「律」(毘奈耶vina…

本文引用南北传的相关资料,探讨《阿含经》在不同结集中的变化以及大乘经典的源流。文中叙及:

佛教原始经典是指「原始佛教」时期所集成的经典,换句话说,就是佛灭后到部派对立前那一段时期所集成的圣典--主要是「经」和「律」(毘奈耶vinaya)两部份。佛陀在生的时候,组成经的部份--四阿含agama或南传的五尼柯耶nikaya虽部份有定形文句,但仍在传诵中,并未集成,而律部仅有「波罗提木叉」pratimoksa的主要部份,并未算完整。

1.释尊所开示的教法中,即已有相应及增一阿含经的雏型。

传说中的原始佛典是在佛灭后首个结夏安居的雨季在王舍城rajagrha举行,史称「第一结集」或「五百结集」,结集完成,而各主要部派均以「根本」自称,以「佛法根本」自居作标榜,例如「根本大众部」,「根本上座部」,「根本说一切有部」:以所传经律为「第一结集」所集成的。但各部派所传的经律,无论部类,组织和内容均互有分别,可见各部派对所传承的经律都有改编或取舍,以配合其部派发展之主旨。而事实上,汉译「增一阿含经」与巴利文「增支部」均有述及文荼王(佛灭后四十余年间在位的国王)王后去世的事。而经文内明确说出「如来涅盘以后」佛弟子所说而被编入阿含经的也不在少数,由此可见,「传说归传说」,事实上现在的经律绝非「第一结集」所集成的。

2.释尊因材施教,在中、晚年时,将其教法归摄为九分教或十二分教,其中含有“方广”。

九分教与十二分教

3.王舍城结集时,先结集经藏而后结集律藏,此中经藏是以声闻教法的蕴、处、缘起、食、谛、界等等事为范围,依次结集出相应、中、长、增一等四阿含,由于方广的“经大”与“事异”而不结集在内。

分教是教法分类,并没有具体典籍。从这点来看,九部经或十二部经这两项称号应予摒弃不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4.毗舍离结集时,先结集律藏而后结集经藏,此中经藏依次结集长、中、相应、增一及杂藏等五部。

印顺法师将九分教或十二分教的成立分为四个阶段来说明。一.首成立五支中的「修多罗」及「祇夜」列为首个阶段;二.首成立五支中的「记说」、「伽陀」及「自说」列为第二阶段;三.次成立的四支「本事」、「本生」、「方广」及「未曾有法」列为第三阶段;四.增为十二分教的三支「因缘」、「譬喻」、「论议」列为第四阶段。

5.其后声闻僧众因义理之诤,以及受到大乘方广思想的冲击,形成四圣部,此中犊子部的上座在佛灭二百年首先结集出论藏。

由于各分教是随着圣典在次第集成中而渐渐形成的,所以名目和内容都随着圣典内容扩展而变化。最令人困扰的相信是从一个分教分裂出来的另一个新的分教,许多时因为界线难于划得清晰而引起混肴。例如,从「修多罗」分出偈颂部份为「祇夜」,通俗而易于传颂的偈颂,也因为本身的特别性能而自立门户为「伽陀」及「优陀那」,而与祇夜分道扬标。由于各部派对新成立的分教的名目和内容未能在一时认同,而各部派又按其本身宗旨独立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对分教的混肴是在所难免的。十二分教的前五支的分类是按形式而成立,次成立的四支,除形式外更注入「内容」的因素,末三支是按实际情况需要而成立的。这种情况臆断如下:修多罗本来是通于经与律的,属于律的「波罗提木义经」,在结集完成前后也大体完成。律部的集成(因缘与譬喻都是属于毗奈耶的),论部(论议是经的分别解说)的成立,形势上已非九分教所能概括包含,「因缘」、譬喻和「论议」也就顺理成章成为分教,集合成为十二分教了。(个人意见:因缘和譬喻可能因为并非纯粹阐扬法义,早期仅列为辅助教材,配合说法时的环境和人物作出背景说明和譬喻提点,在推广佛法时,地位顿然提升而跻身成为分教。论议则是佛法研讨会的会议纪录和共识,能收集各大德高见,紧贴时代,作为日后发展的指针,积聚相当的份量,列为分教是迟早发生的事情。)

6.在华氏城结集时,依次结集律藏、经藏与论藏,此中经藏依长、中、相应、增一及杂藏等五部来结集,并将各《阿含经》内部的次序大幅调整、删减重复,且使与优波离下传的律藏内容一致,形成南传五部的精简风格。

九分教和原始经典的关系的争议:

7.由于结集及师资传承的不同,形成七种不同排列的四或五阿含,并可看出说有部不属于毗舍离结集的会内上座系统。

一.九分教分类与四阿含、五部分类孰先孰后?以现存经典作根据,九分教(尤以修多罗及祇夜为然)接近一般文学体裁的分类,是安排编类时首先会想到采用的分类方法,按推想应较四阿含、五部分类为先,渐而两者并存并扩至十二分教。到后期四阿含、五部正式成立,分教只能散落分布于各经集中,偶然也有独立的经集,例如小部的「自说经」、「如是语经」和「本生」。

8.声闻的阿含经与大乘的方广经,二者主要源自佛说或佛所印可。

二.九分教与十二分教,孰先成立?

一、前言

从先有九分教而因应需要扩充至十二分教这个想法是合理的。先有十二分教,然后各部派按其成立意旨而任意删去其中三分是难以想象的。

阿含经的集成,以及大乘经典的源流,以往已有不少学者研究过,由于北传与南传多种资料的不同,所得的结果并不一致。本文重新探讨这一问题,认为各种资料都反映出事实的部分真相,因而并不排斥一方,在探讨中,配合经典的结集以及部派分立的过程,依次引用合理的资料,来阐述演变的情形。以下依释尊的教化内容先探讨阿含经的雏型以及九分教,入灭当年度化最后之弟子须跋陀罗。释尊四十多年的教化,因材施教,开示深浅不同的佛法,为了便于忆持,有时将相应的教法,摄为一类,例如《中阿含经》卷二十一之《长寿王品说处经》云:

三.九分教是形式分类或是具体经典?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此诸年少比丘我当云何教呵?云何训诲?云何为彼而说法耶?世尊告曰:阿难!汝当为诸年少比丘说处及教处。若为诸年少比丘说处及教处者,彼便得安隐,得力得乐,身心不烦热,终身行梵行。尊者阿难叉手向佛白曰:世尊!今正是时。善逝!今正是时。若世尊为诸年少比丘说处及教处者,我与诸年少比丘从世尊闻已,当善受持。……世尊告曰:阿难!我本为汝说五盛阴: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阿难!此五盛阴,汝当为诸年少比丘说以教彼。……阿难!我本为汝说六内处:眼处,耳、鼻、舌、身、意处。阿难!此六内处,汝当为诸年少比丘说以教彼。……阿难!我本为汝说六外处:色处,声、香、味、触、法处。阿难!此六外处,汝当为诸年少比丘说以教彼。……”

除「自说」、「如是语」及「本生」以独立经典存于小部外,其它九分教均无独立经典,所以九分教应是形式分类,能以独立经典姿态出现的,仅是偶然的机遇。

此处释尊将教法依次归类为1.五盛阴2.六内处3.六外处,接下去的经文提出4.六识身5.六更乐身6.六觉身7.六想身8.六思身9.六爱身10.六界11.因缘起及因缘起所生法12.四念处13.四正断14.四如意足15.四禅16.四圣谛17.四想18.四无量19.四无色20.四圣种21.四沙门果22.五熟解脱想23.五解脱处24.五根25.五力26.五出要界27.七财28.七力29.七觉支30.八支圣道;释尊并要阿难为这些年少比丘“说以教彼”。这种依照蕴、处等相应的类别来传扬佛法,在释尊时期即已存在,这便是后来《相应阿含》编集的雏型。

十二分教内各分教的名目和音译或义译:

释尊也依法数增加的方式来传扬佛法,《长阿含经》卷九《增一经》云:“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与汝等说微妙法,上中下言,皆悉真正,义味清净,梵行具足,谓一增法也。汝等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时,诸比丘受教而听。佛告比丘:一增法者,谓一成法、一修法、一觉法、一灭法、一证法。云何一成法?谓不舍善法。云何一修法?谓常自念身。云何一觉法?谓有漏触。云何一灭法?谓有我慢。云何一证法?谓无碍心解脱。又有二成法、二修法、二觉法、二灭法、二证法。云何二成法?谓知惭、知愧。云何二修法?谓止与观。云何二觉法?谓名与色。云何二灭法?谓无明、有爱。云何二证法?谓明与解脱。……”

一.修多罗sutra义译为「契经」,亦称「长行」。

此经由“一正法”一直说到“十正法”,舍利弗说完后,“世尊印可舍利弗所说,时诸比丘闻舍利弗所说,欢喜奉行!”,同样,在《长阿含经》卷九之《十上经》中,释尊亦令舍利弗说法,舍利弗依增一的形式,由“一成法、一修法、一觉法、一灭法、一退法、一增法、一难解法、一生法、一知法、一证法”一直说到“十成法、十修法、十觉法、十灭法、十退法、十增法、十难解法、十生法、十知法、十证法”,最后并经佛印可。这种增一的讲经方式,便于初学,在弘扬佛法上,甚为方便,这便是后来《增一阿含》编集的雏型。

二.祇夜geya义译为「应颂」、「重颂」。

释尊的四十多年教化,依根器的不同而有深浅之分,释尊在中、晚年将其教法的内容,或分成九分教,或分成十二分教,《大般涅盘经》卷三云:

三.记说vyakarana音译为「和伽罗那」,亦称「授记」。

“若有比丘,供身之具亦常丰足,复能护持所受禁戒,能师子吼广说妙法︰谓修多罗、祇夜、受记、伽陀、优陀那、伊帝日多伽、阇陀伽、毗佛略、阿浮陀达磨,以如是等九部经典,为他广说,利益安乐诸众生故”

四.伽陀gatba义译为「讽颂」,亦称「孤起颂」。

此处所说的九部经与南传的巴利文善见律毗婆沙序及长部经注序所说的九分教内容相同,依次是1.契经2.应颂3.记别4.讽颂5.自说6.本事7.本生8.方广9.希法。北传的《长阿含经》卷三之《游行经》云:

五.自说udama音译为「优陀那」。

“比丘当知我于此法自身作证,布现于彼:谓贯经、祇夜经、受记经、偈经、法句经、相应经、本缘经、天本经、广经、未曾有经、证喻经、大教经。汝等当善受持,称量分别,随事修行。所以者何?如来不久,是后三月,当般泥洹。”

六.本事itivitaka音译为「伊帝目多迦」,亦作「如是语」。

此处北传之《长阿含经》列出十二分教,同样,《中阿含经》卷一,《杂阿含经》卷四十一,《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一,化地部之《五分律》卷一,说有部之《毗奈耶杂事》卷三十八等小乘的经律上,都列有十二分教。《莲华面经》卷上及《般泥洹经》卷下,以及《大智度论》卷三十三、《瑜伽师地论》卷八十一,同样有十二分教,译名虽不同,其内容不外是1.契经2.应颂3.记别4.讽颂5.自说6.缘起7.譬喻8.本事9.本生10.方广11.未曾有法12.论议。此十二分教,比九分教多出6.缘起7.譬喻及12.论议。

七.本生jataka音译为「阇陀迦」。

值得注意的是:十二分教与九分教都有“方广”这一分教。这表示释尊在世时,曾开示“方广”的教法,而其内容为何?小乘论典的看法,如《大毗婆沙论》卷一二六云:

八.方广vaipulya音译为「毘佛略」。

“此中,般若说名方广,事用大故。”在《顺正理论》卷四四云:“有说:此广辩大菩提资粮。”大乘论典的看法,如《大智度论》卷三十三云:“广经者,名摩诃衍,所谓般若波罗蜜经、六波罗蜜经、华手经、法华经、佛本起因缘经、云经、法云经、大云经,如是等无量阿僧祇诸经。”在《瑜伽师地论》卷八十五云:“于十二分教中,除方广分,余名声闻相应契经。即方广分,名大乘相应契经。”

九.未曾有法adbbuta-aharma音译为「阿浮陀达磨」。

由以上的引据,可看出“方广”是指大乘的经典,而大乘经典的源流,显然来自“方广”这一分教,《分别功德论》卷一云:“佛在世时,阿阇世王问佛菩萨行事,如来具为说法。设王问佛,何谓为法?答:法即菩萨藏也。诸方等正经皆是菩萨藏中事。”

十.因缘nidana音译为「尼陀那」。

以上指出方等正经,念住、正断、神足、根、力、觉支、道支、入出息念、学、证净等相应,又依八众说众相应。后结集者,为令圣教久住,结嗢柁南颂,随其所应,次第安布。……即彼一切事相应教,间厕鸠集,是故说名杂阿笈摩。即彼相应教,复以余相,处中而说,是故说名中阿笈摩。即彼相应教,更以余相,广长而说,是故说名长阿笈摩。即彼相应教,更以一二三等渐增分数道理而说,是故说名增一阿笈摩。如是四种,师弟展转,传来于今。”

十一.譬喻avadana音译为「阿波陀那」。

此中将四阿含称为“事契经”,因为其内容是限于“一切事”──蕴、处、缘起、食、谛、念住、正断、神足等等,很明显地,四阿含只限于声闻教法,因而“方广”不在这一结集的范围之内。王舍城结集依次集出的是相应阿含、中阿含、长阿含及增一阿含,此一次第便是最原始的阿含经的四部次第,以下称之为1A型。

十二.论议upades`a音译为「优波提舍」。

由于相应阿含的雏型”

以上为首九分教加上末三分教而完成十二分教是佛教界内一般公论。至于分教名目及排列次序不同,因各部派传承有差异,是意料中事,作为参考资料便可。在谈到个别分教之前,有两点是需要注意的:

此中指出方广大乘经之经文甚长而且志业大故不纳入声闻三藏中。不可以因为四阿含内没有大乘经,而误以为佛陀在世时未开示“方广”这一分教。依上述《大智度论》的说法,方广大乘经是由阿难及文殊、弥勒等另外结集出来,这虽是传说中的一种说法,但多少也反映出会外有大乘方广经的存在。

一.在佛教史上,并非所有佛典都被具体分为九分教或十二分教:

二.分教的名目本来就是一个普通的词,在佛法传诵中渐渐给赋上特有的意义而成为佛教的术语,再经分类整理,才有明确的部类的定义。虽说是明确,但仍会因部派不同,各部派承传的经典里,各分教会有不同的范围和解释。

修多罗sutra音译也作「素怛?」,义译作「契经」契是上契诸佛妙理,下契众生根机。在印度日常生活中,缝缀的线,织布的经,都叫做「修多罗」。在比喻文章的时候,修多罗就好比将义理联贯起来,成为简短的散文,成为世俗的「修多罗」文体。印度文学史上有「修多罗时代」(约公元前六世纪至二世纪),佛法也配合这简短散文的发展,贯穿摄持教义的纲领而集成为「修多罗」。「瑜伽师地论」卷二五:「结集如来正法藏者,摄聚如是种种圣语,为令圣教久住世故,以诸美妙名句文身,如其所应,次第安布,次第结集。谓能贯串缝缀种种能引义利,能引梵行真善妙义,是名契经」。由此看来,修多罗是阐述原始佛教教义的精要部份的散文,在这里得留意一点,在十二分教里,修多罗是指以散文这种文学形式表现的经典,有异于广义的修多罗。由于承传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名称,修多罗在十二分教中始终保持其优越的地位。在原始经典中修多罗具体内容可见于杂阿含经的长行部份(五阴诵、六入处诵、杂因诵及道品诵)和南传相应部的后四品(因缘篇、蕴篇、六处篇、大篇)。

新葡萄京官网,祇夜geya义译为应颂或重颂,是与「修多罗」长行相对的韵文,将前文经文要旨简颂一遍,或将前数经的名目连成偈语,成为录偈,方便记忆讽诵。「大毗婆沙论」卷一二六:「应颂云何,谓诸经中,依前散说契经文句,后结为颂而讽诵之,即结集文,结集品等」。简单的说,就是对应契经的长行,重述其内容的偈颂,所谓结集文,结集品就是结嗢拕南颂,方便忆持的摄颂。「瑜伽师地论」卷二五,「云何应颂?谓于中间,或于最后,宣说伽他。或后宣说未了义经」。可见「未了义经」是祇夜的另一意义。具体的祇夜或应颂,可见于杂阿含经的八众诵。

记说vyakarana音译和伽罗那,亦作记别、授记。「瑜伽师地论」卷二五:「云何记别?谓于是中,记别弟子命过已后当生等事。或复宣说已了义经是名记别」。「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记说云何?谓诸经中,诸弟子问,如来记说:或如来问,弟子记说;或弟子问,弟子记说;化诸天等,问记亦然。若诸经中,四种问记;若记所证所生处等」。从以上看记说是预记弟子未来生处和宣说已了义经,并以问答体为其体裁。问答方式分四种:一.一向记--所问如理,词意明确,法义决定,应一向记,二.分别记--所问如理,词意明确,法义不定,应分别记;三.所问如理,词意不明,应反诘记;四.所问非理,应舍置记亦即无记。在适当时候,佛陀用问答方式来说法,有助弟子自己省慎深思。比长行直说更有效果。具体的记说见于杂阿含经的「弟子所说诵」及「如来所说诵」。伽陀gatha义译为「讽颂」或「孤起颂」,是独立的偈颂,与修多罗无关。「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伽他云何?谓诸经中,结句讽诵彼彼所说,即麟颂等。如伽他言:习近亲爱与怨憎,便生贪欲及瞋恚,故诸智者俱远避,独处经行如麟角」。如此看来,以结句讽诵--以诗歌的体裁来吟咏佛法是「伽他」。具体的伽陀可见于小部中的「长老偈」及「长老尼偈」,都是优美的歌集。

自说udama音译「优陀那」是有感兴而发出的韵文或散文。「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自说云何?谓诸经中,因忧喜事,世尊自说。因喜事者,如佛一时见野象王,便自颂曰:象王居矌野,放畅心无忧;智士处闲林,消遥志恬寂。因忧事者,如佛一时见老夫妻,便自颂曰:少不修梵行,丧失圣财宝。今如二老鹳,共守一枯池」。从这看来,因忧喜的感触而发为偈颂的,是「优陀那」--「自说」。具体的优陀那可见于「法句经」,佛说中录出来的偈颂集。本事itiviraka音译为「伊帝目多伽」,亦作「如是语」。是佛说弟子过去的前世故事,南传小部的「如是语」与北传的「本事经」,就是属于这一体。本事经开始时:「吾从世尊闻如是语」,长行末又说「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是重颂的一类。在序说中不提在那里说,为何说,为谁人说,而只提及「世尊所说,我闻」以确定其真实性。「顺正理论」卷四四:「本事者,谓说自昔展转传来,不显说人、谈所,说事」。「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本事云何?谓诸经中,宣说前际所见闻事。如说:过去有大王都,名有香茅,王名善见。过去有佛,名毘钵尸,为诸弟子说如是法。过去有佛,名:迦叶波,为诸弟子说如是法。如是等」。瑜伽师地论卷二五:「云何本事?谓诸所有宿世相应事义言教,是名本事」。本事的内容大致是印度民族的古代传说及宗教传说,配合过去佛更扩展至更远古的劫事。在这种情况下用「自昔展转传来,不显说人,谈所、说事」这种表达方法,当然更为适合了。

本生jataka音译「阇陀迦」是佛说自己过去世的经文。印度古代的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寓言故事中出现的人物、动物、神或菩萨等作为佛的前生而编入为佛的本生故事,以示佛陀修行历劫的渊源极为深远。「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本生云何?谓诸经中,宣说过去所经生事,如熊、鹿等诸本生经。如佛因提婆达多,说五百本生事等」。「瑜伽论」卷二五:「宣说世尊在过去世……行菩萨行,行难行行,是名本生」。「过去所经生事」本是通于佛及弟子的,但由于佛教重视「本生」这一个倾向,「本生」都被解说为释尊的前生--菩萨行事。「本生」和「本事」虽然都是宣说过去事,但本生是从现在事追溯过去事以穷究竟,然后再回到当前,与本事从过去事讨论过去事是不同的。本事与本生是十二分教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两分教,亦极具启发性。具体的「本生」经文就是小部的「本生经」。

方广vaipalya音译为「毘佛略」,亦作广说。是佛说方正广大的教义,广说高深玄妙的经文。「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方广云何?谓诸经中,广说种种甚深法义,如五三经、梵网、幻网、五蕴、六处、大因缘等」,由此可见,方广所涉的经文是文句广说,义理甚深的契经。这些经典都被编入长阿含经和中阿含经中。大乘经,论都指「方广」为大乘经。

未曾有法adbhuta-dharma音译为「阿浮陀达磨」是记佛显现种种神通的经文,文学色彩浓厚。「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希法为何?谓诸经中,说三宝等甚希有事」。三宝甚希有事可分为如来甚希有事、佛及弟子甚希有事、三乘、三宝希有事及另加上世间甚希有事。具体经文可见「中阿含经」的「未曾有法品」。

因缘nidana音译「尼陀那」是佛说经、律的事缘,「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因缘云何?谓诸经中,遇诸因缘而有所说,如义品等种种因缘。如毘奈耶作如是说;由善财子等最初犯罪,是故世尊集苾刍僧,制立学处」。因缘是各佛法的缘起。有如诸经之序。因缘大概可从律和经两方面来说。律方面以制律因缘为主,如善财子因初犯戒而制立学处,可知戒律是随着违犯而制定的。经方面是叙述引起说法的因缘,如义足经先叙因缘--佛化作一苾刍,向佛请问,而后由世尊答说的。小部经和本生经有序偈和交待各种因缘。

譬喻avadama音译为「阿波陀那」一般介绍佛典的书籍都以譬喻的表面意义解释譬喻的内容。印顺法师指出「阿波陀那」被解说为「譬喻」是通俗弘化所引起。论到原始的意义,应以先贤光辉事迹为是。「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譬喻云何?谓诸经中所说种种众多譬喻,如长譬喻、大譬喻等。如大涅盘,持律者说」。印顺法师指大毘婆沙论并没有说明「譬喻」的定义,而所举各例,都是古今圣贤的光辉事迹。譬喻的开展是从圣贤事迹到一般事迹,从事实显示善恶的过去业因,因而成为善恶业报的因缘。在佛教弘法时,以佛或佛弟子的事迹,业报因缘为例,以作证明,使听众容易了解,作用与譬喻无异。在这种情况下,「阿波陀那」被解说为譬喻就不足为奇了。具体的经文可见于中阿含经的「长寿王本起经」。论议upades`a音译为「优波提舍」是问答和议论诸法意义的经文。「瑜伽师地论」卷八一:「云何论议?所谓一切摩呾理迦,阿毘达磨:研究甚深素怛缆藏,宣輰一切契经宗要,名为论议」。后来的阿毗达磨便是继承这种精神而发展起来而成为「论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