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不要活在过去_世界诗歌_好文学网

腹部的疼痛让她终于下决心去医院做个检查,这些天的状态很差,晚上在同一个梦境里惊醒,晓颖躺在病床上突然被推到手术室之后…….医生说腹部有个硬块,这家省城的大医院,每天有很多病患冲着它的名气来。诊室外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着,长椅上挤得没有空当,从诊室里陆续有人出来,有的拿着化验单叹着气,有的跟旁边的亲人低声说着无奈的摇着头,心事就写在他们脸上,这小小的诊室是否就意味着对他们的生死宣判呢!”162号李晓颖”,诊室里传来护士清脆的声音,这么快就论到自己啦,看着医生拿起片子,心被揪着,其实晓颖也知道片子里那块阴影,“从B超的片子来看你肝上面有块鸡蛋大小的肿瘤,现在的医学很发达,你也没必要有心理包袱,做个手术就能拿掉。”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道理谁都懂,医生也无法医治所有病痛,这么累到底是为谁活着。

时间:1983年10月

从医院里出来,是条热闹的商业街,今天是2月14号西方情人节,商家们把促销活动都做到店外,开心的是一对对年轻情侣,她们脸上流露出满满的幸福感,除啦爱情,还有情侣玩偶,玫瑰花,巧克力都是收获的战利品,要是现在有人送她这些,这个年纪会显得很尴尬,时间和希望都没有啦……这对她来说只是个过客,手机突然响啦,“晓颖是妈,过年你没回家,给你腌啦很多你喜欢吃的腊肉”,“店里的生意太忙”,你要是回来记得去那边看看你爸,你忙吧,我挂啦”。

地点:莘县县委单人宿舍

十几岁来到这座城市,辛苦打拼数十年,“李姐你也太省啦吧,每餐都是方便面泡紫菜汤,难道吃不腻吗”以前的同事,现在店里的员工都会这样问,是啊,挣钱还掉的几十万都可以卖下一套房子,晓颖自嘲道,城市里没有根,回家她害怕碰见腊月里父母因为还不上钱,苦苦哀求债主的场景,就算他们说再多安慰的话,年夜饭也不会吃得安心。想着要回家看看,门口母亲林水凤正在生煤炉,炉子边上放着一小堆,废弃木箱劈成的柴禾,她慢慢把柴禾丢进煤炉里,柴禾不太好燃,就用蒲扇对着炉口摇啦几下,被烟呛得直咳嗽。

人物:孔繁森,40来岁,县委书记。

“你妈就是个性太强”,小颖奶奶以前就这样说过。二十多年前林水凤从举水河对岸林家湾嫁到镇上,后来有啦晓颖,到啦该上学的年纪,她坚持要把孩子送进镇上中心小学就读。家里人都说,为什么一定要上中心小学,一个学期要近三百块的学费,你在街道毛巾厂一个月才挣多少钱,“我没读什么书,希望晓颖能靠自己的本事,有份体面的工作不用这么辛苦”,什么叫体面,父亲李建国在工商所工作,这算是体面的工作吧,国家单位,可每个月也就几十块钱的工资,林水凤娘家有事,他也帮不上什么忙,林水凤只有一个人扛,时间久啦这些怨气都会找些理由撒在李建国头上,家里三天两头吵架。”在你一岁的时候,那天下啦场大雨,你爸妈不知道为什么吵着要离婚,我把你抱在怀里,你整整哭啦半个钟头。你爸妈要真离啦,你会和谁在一起生活大妈的话,让?小颖很难做出答案,她庆幸父母还在一起。林水凤脾气不好,有时会为一点小事发火,小颖会在林水凤心情好的时候同她聊聊天,学习上她从来都没让林水凤操心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她的成绩进重点中学是不会有问题的。五年级李晓颖参加学校校庆集体舞汇演,在排练室里跟着同学们伴着音乐起着节拍,音乐老师不耐烦的说,“李晓颖你是怎么选进来的,动作老是慢半拍,队形也跟不上,要不拿个镜子自己看看,你的动作像不像洋娃娃”,在场的同学们都笑啦,晓颖心里酸酸的,她悄悄离开排练室一个人跑到学校的操场边委曲的哭起来,为什么要去跳舞,让音乐老师和同学们看自己的笑话,而从那以后,小颖在班里又多啦一个名字,洋娃娃。升学考试她还是让林水凤失望,没有考进重点中学,那是所没有前途的初中,很多孩子在那里混日子混到初中毕业,进重点中学差十分,这意味着要多交一千元赞助费,林水凤厂子效益不好,一年前就倒闭啦,李建国在工商所,脸皮薄这事又不愿求人。晓颖安慰林水凤”妈你相信我,三年后我一定会考上一中的。”

王庆芝,40来岁,孔繁森妻,农民。

小颖不喜欢林水凤极端的个性,可是这又像影子一样,她摆脱不掉,在她身上这是骨子里与生惧来的。初中班里就有她以前小学的同学,她的外号,没多久又像温疫一样,在班上传开啦,初三上晚自习,她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老师不在,她在讲台上给大家抄习题,突然班上调皮高文雄大声嚷道,“洋娃娃,你那黑板上的字能大点吗,看得都眼晕”,大家都叫习惯啦,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她什么也没说,用老师的教鞭在桌上重重的敲啦一下,以示警告,“拽什么,不就是个数学课代表,我教大家唱首儿歌吧,洋娃娃和小熊跳舞…….”高文雄!你要是不想学习,不要影响其她同学”,“怎么个意思,你还真把自己当老师,我早就看不惯你”,高文雄一下冲到讲台,抢过晓颖手上正在抄的习题资料,一把扔在楼下,“你把资料给我捡回来”林晓颖急啦,重重推啦高文雄一把,他没有防备,身子向后一倒,头撞在墙角的一颗铁钉上,流啦很多血,人倒在地上。晓颖也吓傻啦,班长刘茜通知老师,高文雄被送去医院。

李建国,20来岁,县委通讯员。

“你们谁是李晓颖父母,我儿子高文雄在市医院重症病房里,成啦植物人,到现在还没醒过来,你们家丫头片子出手也太狠啦,这事必须给个说法”,第二天一大早,高文雄父亲高德林带着一帮人,进门就喊。”一大清早你嚷什么,晓颖,你过来,在学校里惹啦什么事,这些人要闹到家里来”,“妈我不是故意的,高文雄把老师习题资料,扔到楼下,当时我就推啦他一下,没想到,他头撞在铁钉上面……”林水凤甩手一记耳光,重重打在李晓颖脸上,“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我每天累死累活卖水果供你学费,你不好好念书,捅出这大搂子,你们想要什么说法,”医药费你们要出吧,这前前后后花啦三十几万”,“三十几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你儿子头就是擦破了皮,要这么多钱”你们家是不是还想赖账,我不给点颜色看看”说着拿起桌上开水瓶,碗往地上丢,“晓颖去厨房拿把菜刀过来,晓颖你听见没有。”妈,你别冲动”,林水凤走进厨房自己拿啦把菜刀,往桌上一扔,高家来的一帮人愣住啦,“你刚才说三十万,那好就做个了断,给啦这钱,你儿子是死是活,都和我们家没有关系,你立个字据,我打个欠条给你”欠条在这,到时候要拿不出三十万,看我不把你们家砸啦”高家那帮人终于走啦。”晓颖,你一下子闯啦这么大祸,也看到啦,高家不是吃素的,以后还会来闹。咱们家欠啦三十万的债要还,这学我和你爸供不起,省城你表姨妈家,添啦孙子,忙不过来,你去帮忙照看,她们家认识的人多,以后在城里帮你找份工作,你长大啦,路还要靠你自己走。”马上要毕业啦,就这样放下课本,李晓颖不知道省城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是末来,是希望吗?

小 杰:小学生,孔繁森子。

[幕启。

[县委单人宿舍,王庆芝焦急地看着桌上的马蹄钟表。

[儿子小杰坐在桌边做作业。

王庆芝 今天是星期六,下班时间早过了,怎么还不回来?

小 杰 我爸每次回来都晚。

王庆芝 为啥?

新葡萄京官网,小 杰
听叔叔阿姨们讲,我爸上班最早,下班最晚。不是擦地板,提开水,就是打扫走廓,整理办公室。他还是县里一把手呢,干那些杂活。

王庆芝 你爸把你带来县城上学,他顾不上你,你怎么吃饭?

小 杰 用开水冲方便面就是吃饭,定时闹钟一响就是催我上学。

王庆芝 你还不如在老家读书。

小 杰 我爸说这是叫我锻炼。

王庆芝 小杰,去问一问你爸什么时候回来,中不中?

小 杰
不中吧,我爸平时就不叫我随便去县委办公室。再说我的作业还没完成,等爸回来了,他要检查呢。

[有人在外说笑。

[小杰侧耳细听。

小 杰 妈,准是我爸回来了,他回来都是先给隔壁的高爷爷提水。

[起身把门堵上。

[孔繁森上。

孔繁森 小杰,门怎么不开?

小 杰 嘻嘻,爸,你猜谁来了?

孔繁森
总不是学校方老师又辅导你功课了?你从家转校到这里来,人家为你补课费了多少心血?

小 杰 不是方老师,他爱人病了,上午送的医院。

孔繁森 得的什么病?

小 杰 不知道。

孔繁森 送哪个医院了?

小 杰 不知道。

孔繁森 好小杰,你先在家,我去打个电话问问校长。

[王庆芝把门拉开。

王庆芝 繁森。

孔繁森 庆芝,你什么时候来了?

王庆芝 我

[孔繁森进屋把门关上。

孔繁森 我不知道你要来啊。

小 杰 我妈早就来了,让人好等。

孔繁森 吃饭了吗?

小 杰
招待所的赵叔叔见我妈来了叫她去吃饭,我听你说过咱家里人来找你不准吃公家饭,我没有叫妈去。我给妈泡了包方便面,妈也不吃。你给我买的方便面也快吃完了。

孔繁森 乖孩子。

[小杰又去做作业。

孔繁森 庆芝,我去弄饭来,不要饿坏了肚子。

王庆芝 不用了,弄来我也吃不下去。

孔繁森 你比上一次来瘦多了。

王庆芝 我差一点没有见阎王爷。

孔繁森 怎么了?

王庆芝 我大病一场。

孔繁森 怎不告诉我,啊?

王庆芝 同你结婚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顾过家?

孔繁森 请你谅解我,我对不起你。我让你吃苦太多了,我欠你的也太多了。

王庆芝 咱娘八十多岁了,行动不便,时时刻刻离不了照顾。

孔繁森 我回家的次数少,多亏你在。有你在家料理着,我工作起来心里踏实啊。

王庆芝 繁森

孔繁森 嗯?

王庆芝 听说县里又有一批农转非指标?

孔繁森 听谁说的?

王庆芝 我

孔繁森
你也想农转非吗?我可给你说心里话,这一回本来有你的名额,可我考虑到咱家上有老下有小,里里外外少不了你,我想你还是等下一次吧?

王庆芝
我无所谓,城市户口农村户口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对我重要的是不拖你的后腿,让你工作起来安心。

[孔繁森不住地点头。

王庆芝 可是

孔繁森 可是什么?有话尽管说。你我结婚这么久了,讲起话来怎么吞吞吐吐的?

王庆芝 我,我怕你为难。

孔繁森 说吧。

王庆芝 我怕你不同意。

孔繁森 你说吧。

王庆芝
我可从没有求过你一回,这一回我求求你办一件事,不是为我,请你一定要给我个面子。

孔繁森 你先说说看。

王庆芝 繁森,二哥家的小峰高中毕业二年了,这一回农转非就不该有咱家一名?

孔繁森
前天二哥来给我说过,你又来说,是二哥托你的?我不是给他讲清楚了吗?咱是党员干部,咱只能以身作则,不能开这个后门。何况你的户口还没有解决呢?

王庆芝
我老了,孩子还小,他们年轻,前程还远着呢,你就不会提拔提拔?培养培养?

孔繁森 你叫我以权谋私?

王庆芝
我不叫你以权谋私,你对别人家关心的太多,对自家人要求得太严。你拍拍心问问,你当县里一把手是不是太不公平了?这一回我得病,要不是小峰往医院里拉得快,我早不行了。吃药、打针、住院,花那些钱不都是小峰干苦力挣的?再说二哥的身体也不好,二嫂供养小峰高中毕业不容易。当父母长辈的都是望子成龙,你忍心叫小峰出一辈子苦力吗?(人生哲理
)

孔繁森
咱是国家干部,政府有规章制度。不是开的杂货店,想怎么就怎么。我们不遵守谁还遵守?

王庆芝
可是,你看看人家。有的当一个小小的干部,楼房、电话、电器、地毯、小车、吃的、住的,哪样缺哪样少?咱家有什么?连你的工资也花不上。再说咱大哥吧,一个老实巴脚的庄稼人,盖计划内房子求你给买点木料你都不同意。侄子小宝要结婚,找你买辆凭票供给的自行车,你都不给办。你这样冷酷无情铁面无私,叫我们不能沾你一点点光啊。

孔繁森 我的光别人能沾,咱家的人一律不允许。咱是党员,一切都应该听党的。

[天黑下来,小杰拧亮台灯继续做作业。

孔繁森 小杰,作业还没有做好?

小 杰 做好了,你看。

[递作业本,立在一旁。

孔繁森 作业题都做对了,不过,小杰,这本子是从哪弄来的?

小 杰 是我从管理员张叔叔手里要的。

孔繁森 你会要?跟谁学的不自觉?

小 杰
我,我的本子用完了,身上又没有钱买,等你又不回来。我怕作业完成不了你批评我,我就借不,问张叔叔要了两个本子。

孔繁森 亏你还是一名少先队员,少先队员的宗旨是什么?

小 杰 我,我错了。

王庆芝 别哭孩子,明天妈回家前给你买一扎子。

孔繁森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论什么时候公家的东西咱一分一厘也不能要。要的本子明天退回去。

王庆芝 那写了作业的还退啊?

孔繁森 退,写字的本子不退用钱补。

[有人敲门。

孔繁森 请进。

[小杰开门。

[县委通讯员李建国上。

李建国 孔书记。啊,王姨也来了?

孔繁森 这是县委通讯员小李,李建国,挺能干的一个小伙子。

王庆芝 认识,上次见过。

孔繁森 小李,有什么事?

李建国 刚才孔庆福到了办公室找您。

孔繁森
他的问题不是解决了吗?下个星期一他就可以进县委当司机,关于他爱人的工作我们也尽快安排。

李建国
不是为工作,他说明天是礼拜天,他想选个酒楼答谢你一下,希望您赴约。

孔繁森 请客送礼,我们共产党不兴这一套,你对他没有讲吗?

李建国
讲了。他说他在朝鲜就知道共产党好,真正认识共产党是从认识孔书记开始的。他情绪非常激动,眼泪都流出来了。

孔繁森
他在朝鲜出生,是移民我们莘县的华侨,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我们作为党员干部要让他感受到祖国的温暖。他的工作没解决以前,是我们工作的忽疏,我们应该恳求他谅解才是。

李建国
我对他讲了。我说孔书记和县委领导研究决定,正式聘用他到县委工作,以后同孔书记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何必用请客方法而违犯了规章制度呢?

孔繁森 讲得对。 小雨又往办公室打电话没有?

李建国 您说您外甥?

孔繁森 是他。

李建国
打了。他说你给别人找工作办事情可卖力气,当外甥的在电厂干装卸煤的临时工,让您给调调工种比登山都难。他说你这当舅舅的真是黑脸包公,他发誓再不干扰你工作,任何事也不求你了。

[孔繁森摇了摇头,限入沉思。

李建国 孔书记,我

孔繁森 别我我他他的,有话说吧。

李建国 我不想参加高考了。

孔繁森 怎么?遇到挫折了?

李建国 我父亲刚去世,因为他欠下不少债,我才进县委当通讯员,我,我

孔繁森
噢,你是担心复习功课耽误了工作是不是?你放心,发现你是颗苗子就要培养到底。没有钱我资助,没有老师我帮你找,没有时间我给你挤,行了不?

李建国 孔书记,您真胜过我亲生父母,我考不上大学,我

[从椅子上站起欲下跪。

孔繁森
建国啊,记住,咱们都是穷孩子出身,勤务员,服务员才是咱的天职本份。不论你以后站在什么工作岗位,你要始终记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员干部的唯一宗旨。

李建国 孔书记,我记住了,我这就回宿舍复习功课。

[李建国告辞而退。

[王庆芝目送李建国离去。

王庆芝 繁森,我理解你,原谅我给你添了麻烦。

孔繁森 方老师的爱人病了,不是急病大病不会进医院,我

王庆芝
你去打电话问问校长吧,要是知道方老师的爱人在哪个医院,你快回来,我陪你一起去看望。

孔繁森 庆芝

王庆芝 去吧,我给你做饭,回来吃饱了我们好上路。

小 杰 爸,妈,还有我呢?

孔繁森 好,我们一家人都去,一块儿度周末。

[窗外群星闪烁。

[街上灯火辉煌。

[徐徐落幕。

剧终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